大公網

大公報電子版
首頁 > 新聞 > 港聞 > 正文

?反暴講師:痛心學生打壓不同意見

2019-10-11 04:23:25大公報
字號
放大
標準
分享

荒謬的事竟然可一再發生!理大香港專上學院反暴講師陳偉強因發表愛國言論,竟遭學生禁錮凌辱,更荒謬的是他前晚看媒體報道后,才知校方欲將自己調離教職。陳偉強昨接受《大公報》專訪,直言熱愛教育事業,不想因此永遠離開教學工作,這段時間他愿意轉做研究工作;然而,學院對學生的放任讓他非常失望,“不是說一定要開除學籍,哪怕是發封警告信也好,告訴學生,這樣做是不對的。可是(學校)什么都沒有做!”他更痛心的是,眼前這些學生竟沒有中國人的身份認同。/大公報記者 苑向芹(文、圖)

在理大專院校園欺凌事件發生的兩天里,反暴愛國講師陳偉強時刻守在電視機和手機前,因他只能從新聞中知曉自己的工作前途和命運。直到昨天早上,他才從學校處接到自己工作調整通知,但又未透露具體調整事宜。他說,不想因此事永遠離開教學工作,但現時若能暫調離去做研究,也是權宜之計。他現時在理大專院教授中國歷史及中西文化學。

盼學生包容他人學懂尊重

“事后有大學知名教授開我玩笑,說要不要請個保鏢陪我上課?”陳偉強自嘲道。他無奈說道,大學本應教會學生尊重、包容他人,守護言論自由,但現在有的學生似乎完全聽不進“異論”,更用言語暴力、肢體暴力來打壓其他不同于己的言論。

他透露曾收恐嚇信息,但他堅定地表示,在安全的情況下,依然會在課堂上說自己認為正確的話,例如,我是中國人,因他堅信:“教書育人,就要不失言責。”

“我是中國人。”這短短五個字,是陳偉強最引以為傲的一句話,卻也是他日前遭學生禁錮辱罵五小時的導火線。他憶述,事發當日他正給學生上中西文化學,當講到“我是中國人”時,全班學生竟一片嘩然,對他嗤之以鼻。爾后有位他不確定是否自己學生的人反駁陳偉強,無中過催淚彈、橡膠子彈時,陳偉強就回應了一句:“中彈的是暴徒。”

“對于這些學生,我感到十分痛心。沒有‘中國人’的身份認同,是因為對歷史還不夠了解。”陳偉強是土生土長的香港人,畢業于香港中文大學中國歷史系。當他還是個學生的時候,就有學到中國近代史。從百年前屢被洋人欺負的“東亞病夫”,到現在的繁榮盛世;從香港屈辱被割讓,到九七年回歸,都令他更加深“自己是中國人”的認知。

他說,現在有些學生總覺得國外好,但當他自己到了國外,發現自己也會被英、美師生歧視;反而在異鄉的中國同胞互相照顧,對香港同胞更是視如己出。這種民族團結更讓他明白,他的根在哪里。

理大專院:追究違校規行為

作為歷史的見證者和研究者,對于教學,他始終不忘初心;對于工作,他也在思考未來。陳偉強說,自己暫未有跳槽打算,也不希望日子會因欺凌事件而有太大變化。“之后教返書、繼續在專欄寫文章、繼續研究政策就好。”而對于整個香港的未來,他表示,現況雖艱難,但不要放棄,“畢竟,香港是我們的家。”

理大香港專上學院昨晚再作回應,稱院方會啟動既有機制,調查當天事件,并對任何違反校規及不當的行為保留紀律處分的權利。院方說,學院支持言論自由,認為持不同意見的人皆應以互相尊重、客觀理性的方式表達和討論不同觀點,使校園成為多元共融、理性交流的地方。

校方阻警察進入 市民吁削資助

陳偉強憶述,自己遭學生辱罵禁錮的五小時,亦是他教學生涯中最黑暗的五小時。當日在最初的兩個多小時內,他自己、學生、妻子都曾報過警,惟他遲遲未見警察身影,后得知是校方拒讓警察入內。“老實講,當時我都會驚。”之后校方公開解釋拒警行為,稱“透過對話解決師生糾紛或更恰當和有效”,陳不認同:“(校方)不讓警察進來屬妨礙公務,有機會犯法!”

陳偉強形容自己被圍堵時“叫天不應、叫地不靈”。“十次離開、三次被推返,其間還有人恐嚇我屋企人,問我屋企要不要‘裝修’。”之后又有學生用鐳射筆照射陳偉強下體和眼睛,“照眼睛的時候,眼真系會覺得痛!”

他表示,最開始是自己報警,警察沒來;后來據說有學生看不過眼,偷偷溜出去打電話報警,警察還是沒來;最后陳偉強私信妻子讬其報警,卻始終不見警察來解圍,只等到院長梁德榮來調停。

然而,陳偉強也只是被帶到更大的課室與學生對話,在對話過程中依然不斷遭學生粗口辱罵。

五小時不間斷地對一個人進行人身攻擊,足以讓受害者精神崩潰。有市民去信教育局,促局方協助警方逮捕犯禁錮罪的嫌犯及阻警入內的幫兇雇員,如不遵從便削減其資助,情節更嚴重者予以撤銷注冊。

相關內容

點擊排行

极速十一选五计划网页版